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远的命题无能

 
 
 

日志

 
 

道长们的喜乐哀愁-2。【全道门粮食向玄宗主】  

2011-11-24 10:41:20|  分类: 霹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人民内部斗争【误】

翠山行昨天半夜把苍拖回来以后,发现他现在面临的一个最棘手问题就是:怎么把已经睡死过去的苍拖回房间去……

他这个师兄啊,他是知道的,要是苍睡着了,除非让他睡到饱,不然是不可能叫得醒的。而现在的苍,就是这么一个睡死的状态。

苍大概比他高个10公分左右,体重也略重。用背的用架的感觉都不大合适。但是用拖的……总感觉像是在拖尸……【喂】

翠山行被自己的想法黑线了一下,自我反省了两秒以后继续面对着原议题发愁。

他和苍的房间在二楼的最东头,隔壁是白雪飘的房间,再隔壁是黄商子和九方墀的房间,然后中间是楼梯,往西就是金鎏影紫荆衣的房间,再往西就是赭杉军和墨尘音的房间,然后是洗涮房。

本来金鎏影是跟赭杉军住一个房间的,但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调换了。这事儿反正也是四奇家事,他这个六弦的也不好做什么议论。

但是有一点要提到的是……金鎏影金道长,他的睡眠,非常、十分、尤甚的浅……

所以当翠山行半拖半架还有点儿踉跄地把苍弄上楼道的时候,金道长,醒了。

隐约地听着楼道里有点儿乱的脚步声,金道长越听越清醒。间或居然还伴着什么磕碰楼梯扶手或墙面的声音。

“……诶……!”
“砰”

啊,有人摔倒了。

金道长默默地挂了几根黑线,然后黑着一张脸决定起身出去看看。到底谁啊这是,半夜三更的闹这么大动静,在楼道里打醉拳呢?

摸了支手电,轻手轻脚地打开门,金鎏影拉紧了披在身上的棉衣往楼道拐角处走过去,然后他意外地发现翠山行一手撑着一个人一手抓着楼梯扶手姿势别扭地摔倒在楼梯上,旁边不甚雅观地挂了只棕毛大松鼠,那只金道长很有些不待见的棕毛松鼠大半拉身子还摔在翠山行身上,胳膊斜架在人家肩膀上,翠山行撑着人的那只手正好撑在苍的脸上,避免了苍的脸与楼梯板的亲密接触。不过要是按金道长的说法,他更乐意描述为翠山行一爪子糊了苍一熊脸。

“金……金师兄……”翠山行顺着手电光看上去,打过来的手电光让一路摸黑上来的人觉得有些刺眼,光源后黑乎乎的人影看不真切,但是那缕飘出来的金毛真是特别的显眼。

“……”金鎏影斟酌纠结了半天,还是开了口:“翠山行………………”他停顿了一会儿,仿佛有点儿挣扎,“………………可需要吾帮忙么?”

三清在上,天地良心,金道长这句话是人都听得出来客气的成分居多。可惜即使聪明伶俐善解人意如翠道长,此刻也决定装傻到底。

“那就多谢金师兄了!请金师兄帮我把弦首搬到屋里去!我刚才好像……嘶……”翠山行举了举抓扶梯的那只手腕,表示可能是扭到了,然后看向金鎏影的目光里一水儿的信任感谢与希冀,淹得金鎏影即使心里悔得要死也无法开口拒绝。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叹了出去,金鎏影走到那两人身边,把手电递给翠山行,然后一手抓着苍的手腕把他拎起来,不甚明显地皱了皱眉头,然后才把苍架起来拖走。他跟苍的身高差不多,所以这动作做起来自然比翠山行要好多了,只是他非常不在意地就让苍的脚直接拖在楼梯上磕磕撞撞,这也怪不得他,心不甘情不愿的,肯帮忙就不错了……

翠山行默默看着金鎏影架尸一样把苍一路拖走,心里小心疼了一下自家师兄的脚,然后赶紧抢在金鎏影之前冲到房门前开门,金鎏影挤进去以后就一把将苍甩在了床上。然后蹭蹭蹭地大步迈着冲回自己的屋子去了,连之前交给翠山行的那支手电筒都没拿。

看着那阵刮出门的疾风,叹了口气,翠山行还是轻手轻脚地走到金鎏影房门前找了个不碍步的角落把手电轻轻放下,然后回房间去料理那个昏睡不醒的六弦之首去了。

给苍除了鞋袜外衣,正好身形,翠山行抖开了紫色的被子给他盖好,然后才去把苍的行李拿进屋来,原样儿搁在了床脚。意思是让苍明天醒来以后自己去整理。开玩笑,他是苍的师弟没错,可不是苍的老妈子,何况就算是老妈子,苍都这么大一个人了,这种事儿让苍自己去做好了。翠山行满意地拍了拍手,凌晨4点,翠道长收拾了一番后上床熄灯,抓紧时间在天亮前睡那么两小时补眠。

-----------------------

苍溜到厨房的时候被穿玉霄定天律发现了,彼时这两位道子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一个坐着小马扎正削着土豆皮,另一个挨着他摘着菜叶子,见他进来,“噌”地一声两人蹦起来忙不迭地问好
“弦首!”

其实若按辈分来说,这双道子大抵应该喊苍“师伯”的。只是若是真的这么叫了,无论是苍,还是他们自己,估计都要别扭个好一阵的,于是在苍的数次授意下,双道子也就随大溜地喊苍“弦首”了。苍自己也颇无所谓,反正都是个称呼,挑个不那么别扭的总是比听着别扭的好不是么?

苍挥了挥手表示让他们忙自己的去,自己只是来觅点吃食煮碗面什么的。然后就听见背后有个声音说:“马上就要晚饭了,弦首何不等着晚饭一块儿吃?”苍回头,看见赤云染带笑地站在厨房对面的走廊口上跟他打招呼,身后不远的地方开始有嘈杂的人声脚步声传来,大致是散了课的道子们陆续回来了。

赤云染缓步走了过来,抬头问他:“弦首几时回来的?”

“昨天半夜。”苍摇了摇头,其实准确地应该说是今早了。一边在柜子里寻摸着面条的位置。一边问道:“小翠去哪儿了?我刚去练功房没找见他。”

“翠师兄今天带道子们上山采气去了,不过应该也快回来了。”

“哦……”听到这话,苍收回了在柜子里乱摸的手,跟着赤云染走回前厅去,小师妹一个玲珑转身泡茶去了,苍就坐在椅子里又开始咕噜咕噜地饿着等开饭。

所以当翠山行带着一身山里蒸腾的水汽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只饿肚松鼠捧着已经见底的小小茶杯眼巴巴地望着他的样子。

没想到苍比预计的醒得早了,所以自己没有留饭给他,结果导致师兄窜到厨房里翻箱倒柜寻摸吃食然后被师弟师妹们阻止了所以只好灌着茶水眼巴巴地等人回来开饭什么的各种念头走马灯一样在翠山行脑海里过了一遍。

翠山行才不承认自己看到苍那么眼巴巴地望过来的眼神的时候,心里有那么一丝丝啦的负疚感呢。

白雪飘等人进饭厅的时候皆诧异了一下苍的存在。解释清楚以后,白雪飘恍然地看了翠山行一眼,靠进椅背说:“难怪翠师兄今天会带道子们去山上采气……本来今天雾气湿重挺冷的……黑眼圈到现在都还没消呢……”

此时同样顶着两轮浓重黑眼圈的金道长走了进来,脸上还是一脸的不豫。身后跟着的紫荆衣一进来就摸到了翠山行身边,一胳膊肘儿拐着翠山行的脖子把人拖低。至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由于有桌子隔着,大部分人都不明所以。只见得一阵子之后紫荆衣松了手,两人各自正好身形坐好。

“管得真是宽呐,六弦副班。”紫荆衣眯眼摇扇。
“真真不敢当哪~四奇老三~”翠山行笑得和气。

两旁坐着的苍和金鎏影各自向他俩这儿看过来了一眼,不期然地视线相撞了一下,金鎏影一扭头又把视线撇开了。

其实无非也就是昨天夜里翠山行坑着金鎏影当苦力使的那么个事儿,说真的认真算起来那事压根都不算是个事儿,只可惜紫荆衣紫道长护短的个性实在是全玄宗有名儿的。昨晚同房间的那根金木头扛了苍以后回房直挺挺地坐在床上郁闷了一整宿,简直就差咬牙切齿自己打脸了。一向睡得沉的紫道长一夜好眠睡眼惺忪地一睁眼就看见金道长金棕色的脑袋上那俩浓重的黑眼圈,一时脑袋不清楚地还以为房间里跑进来二级保护动物小熊猫了。

紫道长白羊座的性子最看不得他这副纠结样儿了,于是就揪着金道长“晨间活动”了一下手脚。“严刑逼供”之下金道长捂着腮帮子坦白从宽了。紫道长听完嗤了他一鼻子气,就瞧你那点儿出息吧,谁让你要面子嘴贱来着?用慕老头家那只小猫仔儿的话说真是“美了你的面子,痛了你的心,送你两字——活该!”。听完这话的金道长脸上黑的就不只是眼圈儿了,却又只绷着面皮,周身围绕着低气压黑云无数,一副发蘑菇的阴沉样儿,这副活脱脱的遭欺负的小媳妇德行森森地刺激到了紫道长的那根护短神经,于是他撸了撸袖子豪气干云地说了声:放着我来!

然后就是上面那一出。本以为此事也许就这么了了,毕竟紫道长的气一向来的得快去得也快。结果轮到紫荆衣掌厨那天,紫老三的报复才体现出来。

众人入座后望着桌上菜色直发愣,这都是些什么啊?青椒炒茄子,紫甘蓝炒秋葵,青豆脚板薯什么的……总之就是一片深浅浓淡的青青紫紫,连端上桌的汤汁都是一大片看起来颇有些诡异猎奇的紫绿混杂色,仿佛隐约间还能看见些刻意的微光。很是让人疑惑这货到底是不是食物。

苍眯着眼睛,酝酿了半晌,才缓缓开口道:“……紫师弟又开发了新菜色呐……”

“好说了~”紫荆衣不知道从哪里又摸出了他那把羽毛扇,不顾已是冬日寒凉地扇了那么两下,端的是十分的风流倜傥潇洒不凡。

翠山行把添了饭的碗递给苍,不动声色地看了紫荆衣一眼,低头,吃饭。

众人看的一阵心惊胆跳,甚是有点食不知味地沉重地吃完这餐饭。饭后墨尘音偷偷凑近翠山行,小声地问:“那个……小翠……你……你该不会打算做一桌全黄宴……吧?”

翠山行回头对他一笑,端的十分温和十分的如沐春风,墨尘音看得鸭梨山大直觉就想溜,翠山行却一把薅住了他的袖子,脑子里迅速把一些诸如炖土豆啊、油豆腐烧肉啊、拔丝番薯啊、南瓜浓汤啊之类总之就是金棕色系的菜色仔仔细细地过了一遍,才慢悠悠地,一字一句地,微笑着对墨尘音说:“墨师弟,你·想·太·多·了。”

墨尘音觉得这八个字儿简直跟钢豆豆一样铿锵有力地敲打在他那根突突直跳的小神经上。你你你你你你们!你说说你说说!这小翠阿紫这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闹这种小孩子脾气?!至于的么!……算了,至少吃不死人,我的责任只有赭杉,顾好他就行了。墨道长扶额败走。

其实被墨道长腹诽的两位事主都真没往心里去,翠山行回房间以后就发了条短信给紫荆衣:怎样?不到2秒就收到了回音:行了~。

坐在一旁看着紫道长叮叮咚咚发着短信的金道长正摸着微凸的胃部,一脸的阳光灿烂。

============================

存货全部放出了,接下来更新的会比较慢了TVT……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